Majora Carter

绿化贫民窟

在一次激动人心的演讲中,赢得 MacArthur 奖的活动家 Majora Carter 详细介绍了她在 South Bronx 争取环境正义的斗争,并展示了少数族裔社区受制于有缺陷的城市政策的最大危害。

作者:Majora Carter

时间:2006年2月

前往 TED 观看视频

标签:

假若你今天有幸来此

我对你的到来亦是甚喜

你们一定听说过可持续发展可以拯救我们的生活

然而,我们不在TED的时候

我们一定听说现实中的可持续发展议程并没有可行性

特别是在大的城市,比如纽约

这是因为大多数的决策者们

不管是公共还是私人部门

都没有真的意识到他们正处于危险境地

我今天之所以在此,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一只狗

是我在1998年在雨中捡到的被遗弃的小狗

它已经长成了一只大狗,比我想象的要大

它刚刚来的时候,我们正在抗议计划建于东河海滨的巨型垃圾处理场

尽管事实上我们这个区域已经处理了整个纽约市超过40%的商业垃圾

一个废水处理球团矿厂、一个污泥处理厂,四个发电厂,世界上最大的食品分销中心

还有其他行业每周有超过6万辆的柴油车开到这里

这里也是纽约市公园占地率最低的地区

所以,当公园管理处联系到我

用1万美元的种子启动资金来开发海滨时

我觉得这确实是善举,但是有些天真

我一生都住在这个地区,但是却不能到河里去

都是因为我先前提到的那些垃圾处理厂

一天早上,我和我的狗去慢跑

她拖着我往河里走,我想这仅仅是又一次非法的倾倒垃圾

到处都是野草和成堆的垃圾以及其他的东西,这里我就不想说了

但是,她一直拖着我——啊,瞧瞧,在垃圾的尽头就是河流啊

我知道这条被遗忘的死胡同

就像是拽我到这里的这条狗一样,被遗弃了,而且是值得拯救的

而且我也知道这将是令人自豪的开始

有社区发起的使新South Bronx焕发生机

就像我的狗一样,这个主意比我预想的要博大得多。

一路上我们得到了很多的支持

而且Hunts Point海滨公园成了South Bronx六十年以来的第一个海滨公园

我们的一万元的启动资金,增加了超过300倍,变成了一个价值300万的公园

而且,这个秋天,我实际上打算和我心爱的人结婚。

谢谢大家

是他一直在背后支持着我,他一直这样。

(笑声)(掌声)

但是,我们这些生活在环境正义社区里的人们

就像是煤矿中金丝雀。

我们现在发现的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存在好久了

环境正义对于你们而言,可能是并不太熟悉的名词

没有一个社区应该承担过多的环境负担而享受更少的福利

不幸的是,种族和阶级成了最可靠的指示剂

就像是哪里能找到好的东西,如公园和树

哪里能找到不好的东西,比如发电厂和垃圾处理厂

身为美国的一个黑人,

我有两倍于白人的可能性居住在一个空气污染严重威胁我健康的地区

我有五倍高于白人的可能性会居住在离发电厂和化工厂近在咫尺的地方

而且确实如此

这些土地使用决策造成了很恶劣的环境,这导致了很多的问题

比如肥胖、糖尿病和哮喘

哪里还有人离开家在有毒的社区快速的行走呢?

我们27%的肥胖率是相当高的,即使就全国范围而言也是相当高的,糖尿病随之而来

South Bronx的孩子,四个中的一个就有哮喘

我们的哮喘住院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7倍

这些影响每个人都会遇到

我们为固体废料的花费

与环境相关的健康问题发出了高昂的代价,

更可恨的是,为监禁这些年轻的黑人和拉美人说支付的开支

这些人拥有着说不清的未开发的潜能

我们50%的居民生活在贫困线或贫困线以下

25%的人没有工作。

低收入的市民仅仅把急诊室作为他们的基本医疗

这就造成纳税人上缴了很多,却没有相应比例的获利

穷人不仅仅是穷,而且也不健康

幸运的是,像我这样的很多人正在努力寻找解决办法

这在短期内不能危害到有色人种低收入社区的生活

也不会最终完全毁掉我们

我们没有人想那样,这是我们的共同点。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共同点呢?

首先,毫无疑问的是,我们都长得惊人地好看

(笑声)

我们都获得了高中、大学和研究生的学位

到有意思的地方去旅行,没有在十多岁就有了孩子

财务状况稳定,没有进过监狱。

好的,非常好(笑声)

但是,作为一个黑人妇女,我在其他方面跟你们中的大多数不同

我亲眼看见我邻居的近半个房子被烧成灰烬

我征战越南战场的大哥哥Lenny

在离我家几个街区远的地方被枪杀

老天。我在街对面的一个危房里长大

是的,我是从贫民窟来的一个贫穷的黑人小孩

这些东西让我显得与你不同

但是我所提到的那些共同点把我和我社区的其他大多数人区分开来

我介于两个世界之间

我有足够的勇气去为了另一个世界争取正义

那么,世界是如何把我们变得不一样的?

40年代后期,我的父亲

一个帕尔曼酒店的服务生,奴隶的儿子

在South Bronx的Hunts Point街区买了房子

几年后,他娶了我的母亲

那个时候,这个社区是一个几乎是白人的工人阶级社区

我的父亲并不孤单

跟其他寻找美国梦的人一样

白人大迁徙在South Bronx和全国其他城市成了一种常态

银行被拉了红线,市里的特定区域

包括我们的,都成了投资的禁区

很多房东坚信烧掉他们的房子更加有利可图

他们宁可领取保险金,也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卖掉房子

不管前租客死了还是受伤

Hunts Point以前是一个步行上班的社区

但是现在人们既没有工作,也无家可归

一个全国公路建设热给我们雪上加霜

在纽约州,Robert Moses成立了一家有野心的公路发展公司

他的其中一个目标是让居住在Westchester县的富人们

到曼哈顿更加方便

South Bronx,位于两者之间,当然无法幸免

居民们的房屋通常会在收到通知的不到一个月内被夷为平地

60万人无家可归

当时给人们的印象就是,只有皮条客、非法推销员和妓女才来自这个地区

如果在你还小的时候被告知你的社区没有什么好东西

只是肮脏和丑陋的东西,你身上怎么会反映不出那些坏东西呢?

现在,我们的财产分文不值,除了我们的家和我们自己

幸运的是,对我而言,那个家和家中的爱,

以及来自老师、教练和朋友们一路上的帮助,这就足够了

现在,为何这个故事如此重要?

因为从规划的角度讲,

经济恶化就会导致环境的恶化,然后就导致社会的恶化

这次负投资开始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

为即将到来的环境不公平打下了基础

老旧的街区划分和土地使用政策一直沿用到今天

继续在我们的周围建造产生污染的各种处理厂

当制定土地政策的时候,有把这些因素考虑在内吗?

这些决策会产生哪些开销?谁又会为此买单?

谁又受益了?对于当地居民正经受的苦难有任何正义可言吗?

这就是所谓的“规划”

根本就没有考虑我们的利益

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决定是时候制定自己规划的时候了

我先前提到的小公园只是在South Bronx地区进行绿化运动的第一步

我写信申请一项一百二十五万的联邦交通拨款来规划一处海滨休闲空地,

配有专用的自行车道

身体上的改善帮助宣传关于交通安全的公共政策

废物和其他类型的处理厂

如果建造得当,是不会损害社区的生活质量的

这些将提供更多的机会,利于健康,也利于当地经济发展

设想一下自行车商店、饮料摊

第一阶段的工程我们得到了两千万美元

这是Lafayette大道——由Matthews-Nielsen景观设计师重新设计

一旦这条道路修建起来,它就把South Bronx

同超过四百英亩的Randall的内陆公园连接起来了

现在我们被大约二十五英尺的水域隔开,但是这个连接将改变这个现状

我们去精心呵护自然环境,她会回报给我们更多

我们运作了一个称为“Bronx生态管理训练”的项目

它在生态恢复方面提供了工作培训

然后,来自我们社区的人们就具有去竞争这些高薪工作的技能

慢慢的,这个地区就会到处都能找到绿领的工作岗位

然后人们也具有财务资本和个人技能资本

Sheridan高速公路是Robert Moses时期遗留下来的,而且没有被充分使用

修建的时候没有考虑邻里的利益,把邻里隔开

即使是在交通高峰期,它实际上也没有被利用起来

社区研究了一个替代性交通规划

来拆除这条公路

我们现在有机会让所有的利益相关人一起

来重新设想一下这28英亩的土地更好地为公共用地、经济适用房和当地经济发展服务

我们也建造了纽约市的第一个绿色的清凉屋顶示范项目,它位于我们办公楼的顶层

清凉屋顶具有高度反射的表面,它不会吸收太阳热量

而是把它传递给建造或者大气

绿色屋顶都是泥土和鲜活的植被

这些都可以用来替代石油为主的屋顶材料

后者吸收热量,造成城市的“热岛”效应,然后在太阳底下降解成我们呼吸的空气。

绿色屋顶也能留住75%的雨水,这也有助于城市减少地下管道设施的高昂支出

这些设施恰好在环境正义的社区就能看到,比如说我居住的社区

而且绿色屋顶也给我们的小朋友提供了栖息场所

所以——(笑声)——相当酷

总之,这项示范项目是我们的绿色屋顶设施项目的开始

它给South Bronx带来了工作机会和持续的经济活动

(笑声)(掌声)我也喜欢这个

不管怎样,我知道Chris告诉我们不要再上面做修改

但是我们必须引起你们的注意:我们需要投资。

修改完之后我们更应该寻求宽恕而不是许可

无论如何——(笑声)(掌声)

好的。Katrina。在Katrina之前,South Bronx和新奥尔良的第九区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两个地方都居住着大量的贫穷的有色人种

都是文化创新的温床:想想嘻哈乐和爵士

都是滨海社区,其中工业区和居民区靠的如此之近

在后Katrina时代,我们还是有很多相同点

我们被最多的忽略、诽谤和滥用,最糟糕的是

都是由于疏忽的管理机构、有害的分区制和松散的政府责任

无论是对第九区的破坏还是South Bronx都是必然的

我们提供能解救我们自身的有价值的课程

而不仅仅是城市萎缩的民族象征

或者是历任总统的空洞的参选承诺来解决问题

现在我们会让墨西哥沿岸

像South Bronx曾经那样因渴望而苦恼等上几十年吗?

或者是向草根活动家的自身资源那里学习,主动采取行动

这些草根活动家都是从像我居住的社区一样的地方,在绝望中产生的

现在听着,我们并不需要个人公司或政府来把世界变得更好,仅仅因为是正确的或是道德的

今天的演讲仅仅代表了我经历的一小部分

很小的一部分。你找不到任何线索

但是如果你确实想了解,我待会儿告诉你

但是——我知道这是本质,或者是一个人的见解

最后能激励其他人

我 感兴趣的是,我所称呼的“三重盈利”

能产生持续性的发展

发展有可能给所有相关的人带来积极的回报

开发商、政府和项目所在地的社区

目前,纽约市还没有实施这个

我们正面临全面的城市规划财政赤字

针对政府补贴的游行正计划提议在

South Bronx发展大型商场和体育馆

但是,市政部门直接缺乏合作

来应对日益严重的交通、污染、固体废料和空地的影响的问题。

而且他们发展当地经济

工作机会的方式如此跛脚,而不仅仅是好笑那么简单

因为,还有一个例子,世界上最富有的运动团体为了修建贝比鲁斯之屋而毁掉了两个非常好的社区公园

现在,我们也只有少于先前提供给你们的数据

尽管只有少于25%的South Bronx居民有用私车

这些项目还是包括了成千上万新的车位

仅仅是给庞大的交通系统提供一点活力

现在,从大的争论中遗失的是一个全面的成本收益分析,

不是为了修复一个不健康的危害环境的社区,

而是一个合作的建设性的,可持续性的改变

我的机构和哥伦比亚大学和其他机构密切合作

来在这些问题上指明出路

现在,让我澄清一下。我并不是一个反对发展的人

我们居住的是一个城市,而不是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

而且我信奉资本主义,而且你们可能也是,如果你不是的,那你需要那样做

所以我对 开发商挣钱没有任何异议

而且先前有足够多的例子显示可持续发展的

帮助社区发展的开发是可以挣到很多钱的

TED的朋友Bill Mcdonough和Amory Lovins

都是这方面的楷模——都展示了你确实能在这里挣到钱

但我对于那些去在政治弱势群体身上盈利的开发商确实是有异议的

那对于我们大家而言都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因为我们要为我们创造的一切负责任

但是我时常提醒我自己的一件事就是,最大可能的从其他城市的愿景规划中学到东西

这是我的全球化设想

让我们看看波哥大,一个平穷的拉丁语地区,到处都是枪支犯罪和毒品走私:跟South Bronx的名声差不多

然而,这个城市在二十世纪90年代受惠于一个高度有影响力的市长,名叫Enrique Penalosa

他查看了人口统计资料

很少的波哥大人拥有汽车,但是很大比例的城市资源是专为他们服务的

如果你是市长,你当然能做一些事情

他把主要的市内车道从五车道变成了三车道

禁止在这些街道停车,扩宽人行道和自行车道,修建公共广场,创建了世界上最高效的公共汽车交通系统

由于他出色的政绩,她差点被调查

但是人们开始发现他们开始把日常生活中的事情

放在第一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人们不再乱扔垃圾。

犯罪率下降了。

街道因为大家而生机勃勃

他的政策一次性解决了很多典型的城市问题

而且使用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财力解决的

我们在这样一个国家没有任何借口对不起

但是实质是,他们人民的首要议程不是惩罚那些拥有车辆的人,而是让所有的波哥大人参与进来让城市恢复活力。

发展不应该以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

这也是美国人民普遍认可的观点

但是波哥大的例子有能力去改变它

然而,你受益于影响的恩惠

这也是为何你在此,来评估我们所交换的信息的原因

用你的影响力来支持各地全面而持久的改变

不要只是在TED谈论。我尝试建立的是一个世界性的议程

正如你所知的,政治是个人的

帮助我去绿化新的黑人社区。帮助我使它永远迷人

让它成为你茶余饭后的谈资

帮助我为了环境和经济的正义而进行的斗争

支持三赢的投资

帮助我把持续发展大众化,把每个人都叫到一起

而且坚信全面的规划在任何地方都是可以实施的

天哪,很高兴我还有点时间

听着——那天早饭后我跟戈尔先生说话

我问他如何把环境正义活动家

包含到他新的行销策略当中

他的回答是一个拨款计划

我不认为他明白,我不是为了寻求拨款

我是向他伸出了机会的橄榄枝。(掌声)

一直困扰着我的是,这个至上而下的方法一直都还在周围萦绕

别误会我了,我们是需要钱(笑声)

在决策的过程中需要草根阶层的参与

戈尔先生提醒我们,我们每天浪费了90%的能量

那就不要再浪费我们的智慧和很难才获得的经验

(掌声)

我大老远跑过来以这种方式与你们见面

请不要辜负我。通过一起协作

我们能够变成这些小的,快速发展的团队中的一员

我们有胆量和勇气相信我们真的能改变这个世界

我们可能从生命中不同的站点来到了这个会场

但是请相信我,我们都拥有一个难以置信的能力——

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却可以获得一切

再见(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