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 Dennett

让我们在学校里普及宗教-所有的宗教

哲学家 Dan Dennett 呼吁在学校中教授宗教-所有宗教-因此我们可以将其本质理解为自然现象。然后,他接受了《目标驱动的生活》,对它的主张提出质疑,即从道德上讲,人们必须否认进化。

作者:Dan Dennett

时间:2006年2月

前往 TED 观看视频

标签:

很高兴能再次站在这里,我非常喜欢这样的集会

你一定会想:怎么搞的?投影是不是打错了?

当然不是,看看这头漂亮的动物,你不禁会问一个问题--谁设计了它?

我们这里是TED,是【科技,娱乐,设计】的缩写。

但是现在屏幕上是一只奶牛。

奶牛的构造其实是很精彩的,我在想,我怎样介绍这个东西?

我想起了乔尔斯.基尔默的一首打油诗,“诗词歌赋傻子写,花草树木上帝造。”

你可能会说:“那么,是上帝设计了奶牛。”

但是,当然了,上帝也得到了很多帮助。

这是牛的祖先,叫做非洲大羚羊。

它是由“自然选择”设计的,历经数百万年进化而来,人类在数千年前驯化了它们,变成了它们的监护者, 但人类对自己的行为并不知情,人们逐渐对这个物种进行不断地重新设计,重新设计,重新设计。

近期,人类真正开始在奶牛上开展类似于“逆向工程”的研究,希望能认识它全身的各个器官以及其运作方式找出优化的方法--让它们变得更好

到底为什么我要提到奶牛呢?

因为我想说,宗教的演变过程与牛的演变很类似

宗教也是一种自然现象,它们同奶牛一样自然,历经数千年演化而来

宗教和羚羊一样,都有一个生物学基础,也逐渐被人类驯化

几千年来,人类也在不断地重新设计自己的宗教

在TED这里,我想重点谈谈“设计”,因为四年以来我一直在做的,--其实是自从你们在TED上第一次看到我-- 当时我谈的是宗教,在过去的四年中我不间断地研究宗教,你可以叫它宗教版的”生物逆向工程“

这个想法想必会让很多人感到恐惧或者愤怒,或者某种程度上的担心,这正是我要打破的魔咒。

我要说,不,宗教是一个重要的自然现象,我们应该研究宗教,像我们研究其它重要的自然现象一样热情,譬如全球变暖,诚如昨晚戈尔谈到的

今天的宗教经过了出色地设计--出色地设计。

它们是非常强有力的社会机构,它们的许多特征能够利用“生物逆向工程”追溯到它的早期特征

宗教就像牛一样,是一系列进化设计的混合体,有“自然选择”的设计,还有智能设计 -- 或多或少是由不断试着重新设计宗教的人类一手打造

在TED你不会想看书评,但是我只打出一张幻灯片

关于我的书,因为我想提到一点,我认为在座诸位有必要了解,我也很想听听大家的评论

我在书中提到一个政策建议,以我当时有限的宗教知识算是我唯一拿得出手的建议了,这个建议呼应了你们今天在这里听到的内容

先说一下我的建议,需要花几分钟解释一下

在我们国家的小学、中学、公私立学校以及家中,都要教学生认识世界各大宗教

我倡议,就像我们要求学生必修英文读写,算术,美国历史,我们也应该将世界宗教知识列入必修科目中,介绍各宗教的历史,教义,经典,音乐,符号,禁忌,清规等等, 内容应该有事实根据,直言不讳,不带任何偏见地教给全国的儿童,只要你教了这些,你再教什么都行

这是我认为给予宗教自由的最大空间,只要让孩子了解了其他宗教信仰,父母可以在任何时候教给孩子任何父母想要他们知道的宗教信仰,同时也让孩子了解其他的宗教信仰

为什么我会提出这个观点?因为民主制度取决于它的公民能否充分获得资讯,这也就是“知情同意”原则, 是我们建立民主素养的根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所作的决定并无意义,就像掷骰子做决定一样没有意义

民主制度以“知情同意”为基石,视人民为能承担责任的成年人

不过,未成年的孩子们是特例

我想引用华里克牧师刚刚讲过的--父母虽然是孩子的监护人,但孩子并不属于他们,你不能拥有你的孩子, 为人父母者有义务对这个国家以及孩子,给予他们照顾,父母可以教导孩子他们认为最重要的宗教信仰,不过我认为父母也有责任让孩子了解到其他宗教

我之所以花时间谈论这个观点,是因为一些反响很有意思

一位天主教评论家称此观点为”极权主义“

我却认为这观点实际是“自由主义”的,“极权主义”要求必修英文读写和算术吗?我不这么认为,我只提倡老师教真实的知识,不是价值观,只是关于世界宗教的知识

另一个评论家说我的观点”很可笑“

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这个提议很可笑,我觉得这个观点是我们已有的民主原则的自然延伸, 我很诧异有人会觉得这个想法荒唐,我知道很多宗教都很担忧孩子们在信仰上的单纯性,因此不让他们知道其他的宗教信仰,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站得住脚的理论

但是我很乐意听到任何对这件事上的评论--但请等我讲完

言归正传,我们再来讲这只牛

这张照片是我从网上下载下来的

左边这个人是照片中的很重要的一部分,他是这头牛的监护人

奶牛不可能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生存--因为它们已经被驯养了

这是一种生态上讲的共生关系,牛需要依靠人类才能生活下去

华里克牧师刚刚讲到羊,我也要讲羊

人和羊之间有很多偶然发生的交集,羊竟然聪明到和牧羊人一同生活!

想想看这对羊有什么好处,他们把所有问题都转交给了牧羊人,比如免受捕食者的威胁,觅食以及保持健康等等,唯一的成本是不能自由交配,挺划算的

你可能会说:”羊还挺聪明的!“

不过,当然不是羊聪明,谁都知道羊又不是火箭科学家,它们不怎么聪明,这根本不是羊的智慧,它们对这件事毫不知情,但这的确是个很聪明的举动,谁的聪明举动呢? 是“自然选择”本身的聪明举动

弗朗西斯.克里克,DNA结构的发明者之一,与吉姆.华生,曾顽皮地以分子生物学家雷斯利奥杰尔的名义命名了一个”奥杰尔第二定律“,奥杰尔第二定律讲的是:演化比你高明。

克里克指的当然不是“智慧设计”,演化是比你要高明,如果你理解“奥杰尔第二定律”,你就能理解为什么“智慧设计”运动是一场骗局

“自然选择”过程中的种种设计是非常了不起的,一次又一次让生物学家叹为观止,但是“自然选择”过程本身并无目的,也没有预见,没有设计

当我四年前站在这里的时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一只蚂蚁在爬一株草

蚂蚁为什么要这么做?蚂蚁的脑子感染了柳叶吸虫,这种虫必须在牛羊的体内繁殖,所以蚂蚁爬上草,让牛羊吃掉

听起来有点吓人,但是我觉得有些人可能误解了,柳叶吸虫并不聪明,我觉得一只柳叶吸虫的智商大概会在牵牛花和胡萝卜之间,它们并不聪明,也用不着变聪明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获得好处你不必有头脑,设计就在大自然中,而不在任何人的头脑中,因为根本不必要。

这就是演化的工作方式,问题是:驯养是否对羊群有利呢?驯养对他们的基因适应极有好处

在这里我想让大家重温一个很精彩的论点,是保罗.格雷迪三年前在TED提出来的, 他说,在一万年前农业刚刚萌芽的时候,人类的数量,加上家畜和宠物,大约只占陆生的脊椎动物总数的十分之一

这不过是一万年前的情况,在生物史上就像昨天一样近,今天呢?有没有人记得格雷迪告诉我们什么?

百分之九十八,这就是我们在这个星球上做的

后来我找到了保罗,想向他求证他是怎么计算出这个数据的,以及他的资料来源,等等

他给了我一篇他写的这个题目的论文,里面有一段他演讲里没有提到,很有价值,我念给大家听

几十亿年前,在一颗独特的星球表面,“偶然性”涂抹了一层薄薄的生物,这些生物结构复杂,外形奇特,既美丽又脆弱

突然,人类,一个不久前才出现的物种,全然不受自然界的制衡,除了数量激增,还发明出具有可怕力量的科技和文明,此刻我们掌握了那支创造的画笔

我们听说过大气层像一层薄薄的亮油漆,生物也只是这个星球上的一层薄薄的油漆,而今是我们拿着油漆刷子,我们将如何使用它呢?

人类统治地球的关键在于我们的文化,而文化的核心是宗教

设想若有一天火星科学家来到了地球,一定会对很多事情产生疑惑,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吗?让我告诉你

这是2001年,在恒河边上百万人聚会的盛况,可能这是有史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集会,在卫星照片上,人山人海

这是另一个在麦加的集会,火星人将会叹为观止,他们会想知道这些现象是怎么产生的,目的是什么,怎样持续下去

事实上我要先跳过这张蚂蚁并不孤单,物种有各种各样精彩的例子

比如,一只寄生虫进入了老鼠身体里,因为它需要进到猫肚子里,于是它让这只老鼠变成了“巨鼠”-- 老鼠变得毫不畏惧,自己送上门给猫吃

真实的故事,换句话说,生物界也有“劫机者”

这张照片我四年前也展示过,寄生虫感染了宿主的脑子,诱导宿主做出甚至自杀的行为,而不是宿主的“基因适应”。

这些事在人类身上发生过吗?是的,发生过,而且相当神奇

在阿拉伯语中”伊斯兰”是顺服的意思,是说个人利益要顺从真主安拉的意愿,我指的不只是伊斯兰教,基督教也是如此

这张乐谱是我五十年前在巴黎某书摊上找到的,用拉丁文写道:

(拉丁文)“上帝的话是种子,播种的是基督”

相似的道理,不过不完全是

事实上,基督徒以顺从上帝为光荣,我引用了几段话:

“敬拜的心降伏了,神的旨意纵使不合情理,降伏的人也会服从。”

这是华里克牧师说的,出自他的《标杆人生》这本书

我读了这本书,现在我想简单谈谈这本书,大家都有这本书,刚刚也听过他的演讲

我想从设计的角度去谈谈这本书,因为我觉得这本书写的真的很棒

首先,是这本书的宗旨大家刚才都已经听过了,宗旨是为人们阐明生命的意义,他也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这是一个好的宗旨吗?

就它本身而言,我相信我们都认同这是一个很好的宗旨

华里克牧师讲的没错,很多人的生命没有“标杆”,为他们的生命树立“标杆”是一个非常好的宗旨

这一点我给他打A+

这个宗旨是否达到了呢?

达到了,这本书卖了三千万本,戈尔肯定羡慕死了

(笑声)

戈尔想做的事情,华里克已经做了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他高明地重新设计了传统的宗教主题,更新他们,悄悄地去掉了过时的部分,给予新的解释

这就是几千年来宗教进化的一个例子

他只是最近的一个高明的参与者,这点各位已经知道了

你们听过他的演讲,他洞察人心,字字珠玑,更多的是,他邀请读者深入了解他的观点,我很赞赏他的做法

举例来说,书中附录解释了他选择翻译不同的圣经章节的原因,书写得清晰易懂,生动,排版也很美观,重复的地方恰到好处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每读一次,脑中就更熟悉,每读一次,脑中就更熟悉

(笑声)

跟我一起说,每读一次,脑中就更熟悉

谢谢

下面我想提一些问题,因为我发自肺腑地欣赏这本书,因此希望这本书能变得更好

我对书中的内容有几个问题,如果我不提出来的话,就是不负责任了

我希望华里克牧师能在修订本中解决这些问题

“真理会让你得到自由”

这是圣经里说的,也是我的座右铭

但我对几点并不认同,有些只是意见上的分歧,这些不是我主要想提出来的,我得强调这一点

这里我以书里的一段话为例

“如果没有神,我们的出现就是一种偶然,是宇宙中的随机出现的产物,如果如此,你大可停止读这本书,因为生命将是没有目标,没有意义的,微不足道的, 地球上将会没有是非之分,短暂的一生结束后将会没有任何盼望

我认为不是这样,顺便提一句,我发现霍磨.格勒宁的电影展现了另一种美好的选择

是的,对与错有它的意义和道理,我们不需要信仰上帝才能行善,或者过上有意义的人生

但是这只是一个意见上的分歧,这不是我真正想强调的

再听听这个--”上帝将地球设计成适合人类居住的环境“

我担心很多人会把这句话理解成,我们不需要去做戈尔先生费了那么大劲说服我们去做的

我一点也不赞同这个观点,然后我找到了这个--

”所有生物学提供的证据都证明宇宙是特殊设计给生物和人类,用于实现他们的目标和意义,宇宙中的一切真相及其诠释,都是为了这个事实。“

这是创造论者迈克尔登顿说的,读到这,我想,“等等。”

我又读了一遍

我读了三四次,然后我想“他是在主张【智慧设计论】吗?还是在主张【创造论】?”

难以分辨

我就想:我分辨不出还是先别为了这个问题自寻烦恼了。

然后我接着读:“首先,诺亚从没见过雨,因为在大洪水之前神从地底下浇灌地球。”

我希望书里没写这句话,因为我认为它是错的

我认为,关于这个行星的历史的这种想法,就是我们刚刚听到的,关于地球数百万年历史的想法阻碍了人们的科学思维。

那么,华里克用一种很有趣的方式,运用科学名词以及科学事实阐述他的观点

比如:“神刻意将你塑造成一个独一无二的人使你发挥独一无二的才能来侍奉他。他费心调配出基因组合创造了你。”

我认为这也是错误的。

也许我们可以把这句话看做一种比喻的说法

另外一个例子是:“例如,你的大脑可以存储一百万亿个信息。你的思维在一秒钟可以做一万五千个决定。”

我很难接受这样的解释,说不定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成立吧

“人类学家发现崇拜神是人类共同的内在需求,神将这种需求深植与我们的构造中,使我们必须与神相通。”

这一点我同意,但是我认为用进化论也可以解释

这本书让我最想不通的地方,是华里克说,如果人要有道德,如果你希望你的生命是有意义的,你必须是一个【智慧设计论】者--你必须摒弃自然选择的进化论说法

相反,我认为要想解决世上的问题,我们必须认真考虑进化论,问题是我们要相信谁的真理?

同样在《标杆人生》中:“圣经必须是我人生中的最高授权,是引导我人生的方向盘和导师,更是使我能做出明知的决定和衡量万事的准绳。”

就算是这样,那么听从这个观点会导致什么后果呢?

有一个后果令我担心,我之前引用过这句话:

“降服的人顺从上帝的话,即使不合情理。”

这是问题所在

“不要和恶魔争吵。他争论的水平比你高很多,因为他有几千年的造诣。”

华里克并没有发明这个理论,很早就有了,这是宗教非常聪明的应变之道,是消除各种合理质疑的万能王牌

“你不认同我的解释?你有合理的反对理由是吗?不要听,不要听,这是恶魔的话。”

这样的策略阻碍了,我认为我们应该具有的理性的辨析能力

我还要说最后一个问题,我希望华里克牧师能够回答

“在基督教的【大使命】中,耶稣说‘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圣父、圣子、圣灵之名给他们受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他们遵守。”

圣经上记载耶稣是唯一能拯救这个世界的

这几天我们看过好多张世界地图,都很精美,但是这一张并没有其它的漂亮,它只标出世界上所有宗教,也标示了目前各种宗教的分类,我们真的要投身于消灭其它的宗教

当那些宗教的文献说:“别听他们的,因为那是撒旦的话!”

如果我们这样做,真是前景堪忧

最近我开车到缅因州时,发现了教堂门口的告示,“Good这个词少了God只会剩下0”

挺可爱,很聪明的小模因(meme)

我不接受这种模因所传递的思想,无论它多流行

整体上,这类思想传递是我们面对的大问题之一

如果你像我一样,你知道很多卓越、积极、认真的、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心中没有神却也是很好的人,应该也知道很多圣徒,在虔诚圣洁的表面下不做好事

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废除这种模因,我希望这种模因最好消失

谢谢各位

(掌声)